都是噪声惹的祸:ENOB消失之谜

这个夜晚看上去没什么不同。。。

寒冷。万籁俱寂。

雨水的味道让人窒息。

远处一条昏暗的闪电划过夜空,随之而来的是一个悠长而又低沉的隆隆声。

暴风雨要来了。。。

。。。平淡无奇的一夜。。。

让人遗忘的一夜。

报复之夜。

正义被伸张的一夜。

其中的一个夜晚。

恐惧之夜。

恶魔的夜晚。。。

没有捣蛋。没有糖果。只有阴影和恐惧。

在一个到处充满残垣断壁、恶意丛生的城市中,最后的一缕希望之光来自城中最新出现的一片地方:这是为胆大的人、无所畏惧的人和有创造力的人准备的一片场所。这个地方将使你脱胎换骨:一个成功者或一个失败者。一个1或者是一个0。

他们把它称为1262

大家都在这儿,不多也不少。

房间内,复用器在房门旁边蹦来蹦去,与振荡器说着话。

其中一个GPIO在吧台转来转去,使两个IDAC不胜其烦。

传感器依在点唱机上,看着基准们排成一排,等着他播放下一首歌曲。

中间牌桌上的笑骂声盖过了台球桌上台球的碰撞声。有四个人正坐在桌边打牌。他们在用扑克赌博。他们亮出了底牌:梅花J。

一个人笑了。另外3个人骂骂咧咧。

PGA愤怒地把牌摔在桌上。一个像野兽一样的男人,他最恨输,而且他看上去也不像好招惹的主儿—他的心跳从1升到32(二进制步长)。

坐在他左边的是增量-累加调制器,一个数学奇才,也是牌桌发烧友。他喜欢减法,钟爱集成和整合,最讨厌噪声。他的右边是温度传感器—他很安静,不过有时很有用。

PGA对面坐的是牌桌上的最后一位,ENOB。

他的嘴就没停过。

他很自大。

很难对付。

而他对这些都一清二楚。

又开始发牌了,笑骂声继续。音乐又再次响起。电流在空气中传输。每个人都很专注。。。

没人注意到。。。

有一双眼睛在阴影中射出别有用心和愤怒的光芒。无腿、无胳膊、无胸、无脸:只有眼睛,死死地盯着中的那些人。

ENOB窃笑道“你们一定对输牌情有独钟。”

PGA怒不可遏,“接着说,你这个废物”。

“放松、放松,大个子;我们各有专长,”ENOB答道。“我的意思是,你很容易发怒,而且能无中生有;我牌打得不错,并且是最有用的分辨率标准。我之前和你说过时间吗。。。”

这些话PGA听得耳朵都已经起茧子了:说了这么多,根本就不知所云。全是噪声、噪声,这使他很生气。而这使得噪声情况变得更加糟糕。

PGA平静地将牌放在桌子上。

“ENOB—‘最有用的分辨率公制标准,’你还有完没完,赢了钱还不能把你的嘴堵住!”

“你啥意思?”

“你曾经被指定的最大位数量是多少?”

“你是说在1262中吗?”

PGA点了点头。

“26 –”

ENOB骄傲地把一个袋子扔在桌上。

“看到没?

“在5V AVDD和VREF的时候?”PGA问道。

“没错。而且增益为1。”

PGA环视一周,然后看着ENOB。

“复用器、调制器和我在你出现前采样了一个载荷信号。你为什么不让我们看一看那个输入的有效分辨率呢?”

ENOB紧张地向周围张望。

“嗯,我。。。不过一个载荷的灵敏度大约为2mV/V。。。5V激励时只有10mV。我需要±VREF上的全动态范围,及时将增益包含在内,还是差得很远呀!”

PGA的眼睛眯了起来。

“那么?大多数信号不使用一个ADC的满动态范围。你是说对于大多数真实信号来说,你是一个没有任何价值的技术规格?”

ENOB不说话了。

“不是?那么让我看看你的分辨率有多少。”

PGA注视着这个畏畏缩缩的男人。死一般的静寂。人们都在看着ENOB。

ENOB拉了拉领子。“这里是不是越来越热了?”

温度传感器来精神了。“实际上,温度为68度,挺舒服的。”

PGA站了起来,他巨大的身影将ENOB吞没其中。

他一把抓住ENOB的衬衣,将他提了起来,对着他吼了起来:

“马上让我看一看载荷信号的有效分辨率,否则的话,我就让你尝一尝绝对最大额定值的滋味。”

然后,PGA注意到有什么东西隐藏在ENOB那张受惊吓的脸庞后面。阴影中灯光一闪。无腿、无臂、没有身体,也没有脸。只有一双眼睛。

整个房间充满了光。一个晴天霹雳就像是在洞中开了一枪,打破了静寂。这个建筑都黑了下来。

有人尖叫。有什么东西摔在地上。

尖叫声被捂住了。房门重重的关上了。

然后,一切都消失了。

灯光闪了一下,然后又暗了下来。PGA坐在地上,懵了。他晃了晃脑袋。一团糟。桌子翻了。椅子坏了。然后,他感到眼睛。。。

每个人都瞪着眼睛。

他嚷道“你们都在看什么?!”。

温度传感器小声说“他不见了。”

“什么?谁不见了?”

“ENOB.”

PGA迷茫地抬起头。复用器朝他走了过来。

“PGA,你把他的分辨率怎么样了。”

“啊?我啥也没做呀。我和你们一样,两眼一抹黑呀。”

他挠了挠后脑勺儿。情况不太妙呀。

“你为什么会这么问?”PGA说。

复用器指了指PGA前面的地面。

“因为它们正好在你的面前。。。但是只有16位。你把其余的怎么样了?”

不妙变成糟糕了。PGA狂躁地向周围看了看。

 “等等,不,那是--”

他向角落里看了看。除了阴影啥都没有。

那双眼睛消失了。

 

那双眼睛哪去了?为什么ENOB这么担心?那些位去哪儿了?是PGA干的吗?欲知后事如何,下一集“都是噪声惹的祸”将为你揭晓答案。

同时,请查看ADS1262数据表,看看其中是怎么介绍ENOB的。

原文链接:

http://e2e.ti.com/blogs_/b/precisionhub/archive/2015/10/30/and-then-there-was-noise-the-mystery-of-the-missing-eno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