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是噪声惹的祸:ENOB消失之谜(第2 部分)

**这是万圣节发布的3篇ENOB博客系列的第二篇博文。如果你错过了第一部分,请单击这里**

 

滴答。。。滴答 。。。滴答 。。。

滴答。。。滴答 。。。滴答 。。。

A瓶子碎了一地,里面装的液体流到了桌子上,然后又滴到了地板上。这个声音打破了房间的宁静,水滴声越来越大。

滴答。。。滴答 。。。滴答 。。。
滴答。。。滴答 。。。滴答 。。。

PGA 坐在地上,被惊呆了,他的脑子在飞快地旋转。

ENOB怎么了?

在他面前,16位散落在地板上;其中的10个不见了。它们去哪儿了?

PGA抬起头。

一大群人的把他围了起来。

这个魁梧的男人站了起来。
“我怎么知道?”他吼道。“怎么不问问调制器—它负责规整噪声。也许就是他把这里弄得一团糟!”

调制器翻了翻眼皮。

“我?哥们儿,我可是个四阶调制器。我的噪声整形曲线会把你打得晕头转向。除此之外,以2.5SPS的速度进行数据输出时不太可能出现问题—我们的运行速度绝对不会比这个速度慢。”

PGA在房间里搜寻其他的责任人。


“那么。。。会不会是数字滤波器呢,也许她嫉妒ENOB老是和她抢功。所以她决定让他出丑,用她的截止频率是自己更自由一些,并且”

 “我就从这儿说起,PGA,”数字滤波器打断道。“你没有必要为我或我的系数担心。我移除的任何高频噪声调制器输出,不多不少,正合适。对于像ENOB的废物也是如此。”

一切又陷入了死胡同。

随着决心的不断削弱,PGA绝望地环视周围。

他站在了复用器面前。

PGA开口了--

 “PGA,说话(输出)之前想想清楚,”这个大块头愤愤不平地说,晃了晃他的拳头。

 “我啥都没做,”PGA不甘示弱,也向复用器嚎到。
 

当这两个男人对视时,空气中充满了他们的话语。

没有人动。

没有人呼吸。

 “也许他是对的--”

有一个声音从房间的后排传了过来。所有眼睛都转向了一个坐在角落桌子旁边的黑影,他举起了一杯饮料放在嘴边。PGA和复用器不在死盯着对方,将目光投向黑暗中。与此同时,那个影子站了起来,走到灯光下。 

 “—也许你需要。”

 “你是哪儿来的?”复用器问道。

PGA摇了摇头,叹气道:“运算放大器。”

“你这么对待你的老大哥就不对了,”运算放大器假笑道。他对复用器说,“我就像这里的PGA一样,只不过我的增益最大32V/V。我才是解决你问题的方法。”

复用器把自己关节按得叭叭作响。“真是漫长的一夜呀,运算放大器。你最好靠谱点儿,不然的话,我就要看看你的非线性运行区域到底是个啥样子。”

运算放大器喝了一小口饮料。“很简单:你的增益不够—这就你需要我的原因,”他平静地解释道。“让我首先来将信号放大,然后将它传给你。我增加的增益将会轻松提高你能够分辨的位数。”

PGA点点头。“是的,的确如此—更大增益。始终是如此。”

“我们对这个信号再次采样,”运算放大器说,“就这一次,我先来,然后是复用器,然后你来—我们能够立即把那些位找回来。”

“目前的位数有多少?”

在他身后,复用器一次把所有位都掏了出来。

“14个。”

运算放大器快速地旋转着,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消失了。他从复用器手中把位夺了多来,兴奋地数着,然后把那个包扔到了房间的另一端。

“不不不!这一定能起作用!更多的增益一直都管用!”

当这个惊慌失措的男人抬起头来的时候,这帮人再次聚集在一起。运算放大器对他的兄弟说,“检查一下数据表中的噪声表—这看起来说明不了任何问题。”

PGA翻动着手机页面,终于找到了。“有了!”

运算放大器夺过手机,不太相信地盯着屏幕,然后向四周张望,眼中充满了恐惧。

楼门从合叶上突然脱落,此时一道闪电划过夜空。一道强光照亮了门口处站着的一个巨大黑影。

每个人都把目光投向站那个人,它的外套在风中飞舞,雨水把他的全身都打湿了。

夜色昏暗,他们看不清他的腿。。。他的胳膊。。。他的胸。。。还有他的脸。事实上,他们能看到的只是充满愤怒的双眼。

这双眼睛又回来了!不过,他到底要什么呢?钱?复仇?也许他忘了付账?

要最终揭开ENOB消失的未解之谜,“都是噪声惹的祸”系列文章令人惊心动魄的最后一部分将为你揭晓答案。

直到那时。。。

原文链接:

http://e2e.ti.com/blogs_/b/precisionhub/archive/2015/11/20/and-then-there-was-noise-the-mystery-of-the-missing-enob-part-2